电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相声大师苏文茂临终遗憾我有一口气就应该表演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35:30 阅读: 来源:电动泵厂家

相声大师苏文茂临终遗憾:我有一口气就应该表演

刘俊杰(前)与苏明杰(后)在家中给苏文茂老先生上香吴涛

法制晚报讯 说了一辈子相声,又好热闹,爱为青年相声演员捧场的苏文茂,到了晚年生病却最终失语,甚至在病榻上卧床3年多,半身不遂最终失明。老爷子享年87岁,虽然最后走得安详,但是徒弟和儿子回忆起来还是感伤不已。

苏文茂的大儿子苏明杰和五徒弟刘俊杰昨天在天津,接受了《法制晚报》记者专访。苏文茂虽然反对自己的孩子说相声,但是却用相声把孩子们“熏”大。而在面对新晋的相声演员相当热情的老先生说:“相声界收徒弟,我能动一定去。”甚至老先生在失语后,因为李金斗收徒弟,激动得蹦出了一生中的最后四个字“亲上加亲”。

最后的时光卧床3年多失语失明走得突然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苏文茂老先生病了很久了吗?

苏明杰:我父亲到晚年身体确实出了很多问题,他因为半身不遂已经卧床治疗三年多了。先是一只手不能动,随后又半身不遂,再到后来一只眼睛失明。老人去世我们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觉得突然。

法晚:病重期间的苏文茂老先生,生活起居谁照顾?

苏明杰:我弟弟、弟妹和保姆作为主力,我们兄妹轮着替换。

法晚:老先生生病期间状态怎么样?

苏明杰:他一向是个乐观的老头儿,但后期不能说话让我们和他都着急了。

老爷子说了一辈子相声,给观众送欢乐,最后因为生病不能说话,我们非常难受。

病中有遗憾希望永远站在舞台

法晚:先生临终前你在身边吗?

刘俊杰:在。因为先生昏迷了很长时间啦,今天的情况不是特别好,血压检测从60-20到50-20,最后低压没有了,大夫说实在不行了。

法晚:走得安详吗?

刘俊杰:非常安详,没有受罪。

法晚:长期卧床生病,苏先生有没有一些遗愿?

刘俊杰:生病后,不能上台演出是苏文茂最大的遗憾,他的心愿很简单:“我有一口气就应该在舞台上表演,我最大的心愿是永远站在舞台上。能够听到观众的笑声,就特别的高兴。”

法晚:老人去世后,有没有相声界的名家通过你向家属发来唁电?

刘俊杰:师胜杰先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打完招呼后,半天没说出话来,苏先生生前特别喜欢师胜杰,他经常教育我们:你们得向师胜杰学,他是文哏,他是你们同年龄演员中出类拔萃的。生前他们爷俩感情特别好。

毕生的追求特注意形象站台上得对得起观众

法晚:老先生在舞台的形象给你们留下最深印象的有哪些?

苏明杰:他在舞台上是一个非常注意形象的人,从发型到服装都很讲究,他经常说:“我站在台上就要对得起观众。”后期演出他花眼严重,那他上台也不戴眼镜。

法晚:为什么不能戴眼镜?

苏明杰:他的意思是我戴上眼镜后,就跟观众有一层“隔阂”,他必须要让观众看见他的眼睛,这一点他有点倔。

充满正能量三不说追求文哏艺术

法晚:在你眼中,苏文茂是位怎样的相声演员?

刘俊杰:先生13岁开始说相声,算是旧社会的相声演员。但是用现在的话说:他是一位充满正能量的艺术家,他有他自己的追求。

法晚:具体对自己的要求和追求表现在哪儿?

刘俊杰:苏文茂对自己作品的要求非常非常高。他有“三不说”:粗俗不说、伦理哏不说、讽刺残疾人不说。

多少年来,苏文茂一直用这个标准来要求自己,他说相声应该给人以启迪,不是耍贫嘴。

他毕生的追求就是“文哏艺术”,从未因为演出而打折。我们周末相声大会上都一起表演,大家都在包袱上下工夫,你的包袱少可能会在舞台上“吃亏”,观众会感觉火啊、不火啊等等。他全然不顾这些,追求自己的风格。

法晚:你说没说过先生的节目?

刘俊杰:没有,先生的节目特别难演。现在很多相声园子,许多传统节目都在轮番上演,但唯独《批三国》这个节目没人敢碰。

《批三国》的老节目中有很多粗俗的包袱,经过他和朱相臣先生化腐朽为神奇将这个段子赋予了全新的生命,成为他的保留节目。

当时他在北京给侯宝林先生表演过这个节目,侯先生给的评价是:“这个节目我不演了,你演得真好!”

相声的传承喜“亲上加亲” 激动开口为收徒

法晚:你眼中的父亲是什么样的?

苏明杰:他是一个儒雅的老头,对于孩子们非常严格,对待艺术非常严谨,对待学生非常宽容,对待生活非常乐观。

有一次他坐公车,有观众朋友认出他了说:“苏老师,你也坐公车啊?”他说:“是啊,我不来看看你嘛,咱俩有这样的缘分。”

法晚:为什么你们家兄弟五个,没有一个说相声?

苏明杰:他觉得说相声太苦,反对我们兄妹几个人说相声。不过,上世纪80年代有段时间相声非常繁荣,他在家里排练节目,我们兄妹几个为了“偷师”轮番留在家里为他们做饭,特别积极地争取当首听的观众。

法晚:你曾经出演马志明相声TV《纠纷》中的丁文元,也在不少电视剧中看到过你的身影,苏先生有为你指点吗?

苏明杰:他就说了一句:别把人家的段子给毁了。他对于我们的影响更多是在潜移默化的生活中,我们也算是被相声“熏”大的。

法晚:后期老先生很少说话了,你们父子之间怎样交流呢?

苏明杰:我父亲爱喝酒。为了让他高兴,周末家庭聚会我都会问他:“整一个?”他就像孩子般高兴,抓住我的胳膊摁两下,意思就是整一点。

法晚:老先生最后一次说话是在什么时候?

苏明杰:2014年3月,父亲的徒弟武福星之子武洲拜李金斗为师,当月,三人一同到天津探望父亲。当时我父亲已经失语了,但是激动得蹦出了四个字“亲上加亲”,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现在回想起来,这是他说的最后四个字,李金斗每次提及这事都特别感动。

好热闹助阵相声界有事他都到

法晚:作为苏先生的第五位徒弟,先生对你的影响有哪些?

刘俊杰:因为我工作、生活都在天津,离着近。我跟先生时间最长,大概从20来岁就跟在身边,将近50年的时间。舞台上,先生为我“量活” 三年(相声术语,搭档的意思),无论在生活、工作中对我的影响都非常大。

法晚:苏先生对于学生是采用哪种教育方式?

刘俊杰:他属于拿理彬(音)着你,很儒雅的一位先生,每次跟徒弟见面老跟徒弟们握手,很多人问他你怎么还跟徒弟握手?他反问:跟徒弟们握手怎么了?我们是朋友、家里人。

老先生从来没骂过我们,但是这几个徒弟都特别听话。你表演很火的时候,他不表扬你,他会给你找一些缺点,当你表演有问题的时候,他鼓励你。

法晚:对于相声新人的培养老先生什么态度?

刘俊杰:老爷子好热闹,只要身体还行,他都乐于助阵支持。他打心底希望从事相声事业的年轻人越多越好。

他说以前没有什么相声基地,天津、北京、辽宁、南京掐指能算得出,现在相声普遍开花,大学生也说相声。他曾经说过:“相声界收徒弟,我能动一定去。这是相声界的喜事,添人进口啊!”

法晚:苏先生生前对于大学生说相声怎么看?

刘俊杰:他认为相声本来就是文化人干的事,他鼓励年轻人特别是有知识的年轻人说相声。

法晚:你的收徒仪式上苏老先生也参加了,他怎么看他的徒子徒孙们。

刘俊杰:他那天特别激动,看我一次收了16个徒弟,他觉得后继有人啦,他在台上自己还唱起来:“我真的还想再活500年。”他希望这门艺术能传承下去。

本版文/记者王磊

武汉空竹价格

广州画卷

福建刹车片粘合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