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异乡客的忧伤

发布时间:2021-01-25 16:14:43 阅读: 来源:电动泵厂家

异乡客的忧伤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拿到北京的车牌照,不用每周都去办进京证。这在北京‘土著’看来,也许就是个笑话,但对我而言,这是个遥远的梦想。”步入不惑之年的方涛目前在北京经营着一家属于自己的智能卡研发、生产公司,说起这七年多闯荡北京的经历,方涛内心五味杂陈。  今年39岁的方涛来自湖北省宜城市的某个普通农村家庭。在老家接受完成人教育之后,方涛来到素有“岭东门户、华南要冲”美誉的汕头,凭借自己的勤奋努力,从一家电器公司工厂的普通工人慢慢爬上了厂长的位置。在汕头摸爬滚打十余年,方涛最终因为语言造成的阻隔难以真正融入而结束了南漂的生活。

进京证背后的无奈  “听说北京人豪爽、不排外,北京机会又多,于是我就想来这里闯一闯。”2008年,怀揣着300块钱,方涛便和几个老乡一块来到首都。起初,他们只能在一处工地打散工。  “刺骨的冷,连外墙和窗户都没有,更别提暖气、空调了。”方涛向记者描述那时的住宿条件。在工地上干了三个月,恰逢装修业不景气,方涛和老乡丢了饭碗,工钱也只结了三分之一。老乡们都结伴回来家,唯独方涛留了下来。那时的方涛,一心想着既然出来了,就要争口气,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那段时间,每次和家里联系都报喜不报忧,辛苦都往肚里咽。每个月就是找朋友借钱都要往家里寄,不敢跟家里说自己在这里过得不好。”方涛告诉记者。  空空荡荡的工棚只剩方涛一人坚守着。面对即将被人撵出去的命运,方涛带着自己所剩无几的现金,一连几天往返于网吧与工棚之间,为自己制作了一份简单的简历,投放在网上。幸运的是,一周之内,便有一家智能卡生产公司联系并聘用了方涛。半年后,方涛成为了这家公司的副总。  有了一定的积累,方涛开始筹备自己的公司。“创业之初,凭着一股子冲劲,心想这么大的城市,只要努力,就有吃不完的饭。但真正做起来,比想象中还要难!当时推广、研发、发货等,每个环节都不懂。每周用三轮推车进货,然后乘公共汽车把材料搬回公司加工,过程中不知道受了多少白眼和嘲笑,但还是挺了下来。”方涛用最近流行的一句“说多了都是泪”来形容当时的艰辛。  经过三年的奋斗,公司从亏本到盈利,方涛和家人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业务量也逐步增加。然而,一张进京证,却成了方涛每周都会烦恼的事。只为几天的临时进京许可,每周方涛都要排几小时的队,舟车劳累。即便拿到了证,周一到周五的早晚高峰还不能出行,这对于长期在北京跑业务的外地人来说,着实是个不小的问题。“虽然我遵纪守法,每周再累都去办证,但这个城市还是有大量的无证车辆和交警‘捉迷藏’,我理解也同情他们。谁都不想无证进京被交警抓,但我们没有办法。”方涛说,这几年开着外地牌照的车,在路上没少被欺负。  方涛告诉记者,企业年实际纳税达到一定额度才有资格参与购车摇号。而即便有资格摇号,拿到北京牌照也遥遥无期。“对于我们这些刚刚起步的小微企业来说,国家的许多扶持政策根本覆盖不到。尤其现在国家针对特大城市的人口政策越来越严,其实站在国家的角度,我非常理解,但是我们这些在夹缝中生存的外来小微企业主,辛辛苦苦打拼,每年也为税收做贡献,但始终很难享受到对小微企业的扶持政策。”这不仅是方涛的感受,也是众多小微企业主的心声。  与家人分居两地的异乡客  和家人常年分居两地是方涛的一大遗憾。“每年小孩报名开学,或是春节、元旦等大型节假日,我都要赶回家看看他们,雷打不动。”方涛只能用这种方式补偿妻子和两个孩子。  方涛坦言,这些年,从南漂到北漂,他始终没有找寻到归属感。而妻子也因为要照顾孩子一直驻扎在“大本营”。“我爱人不喜欢城市里淡漠的邻里关系。她认为,不论我在外漂泊多少年,落叶归根,我最终会回到家乡。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五年之内,如果发展平稳、资金到位,我会选择以老家为根据地,回到省城发展业务。”方涛告诉记者,现在农村老家远看郁郁葱葱,近看都是空房和荒地,这让许多和他一样在外地打拼但心系故乡的人心痛。“城镇化难道不是应该把农村也建设得更美吗?虽然现在大家都往城镇里搬,但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很浓的故乡情结。如果我有足够的资金,我一定会帮助老家重建田地。”  为什么不把妻子和孩子接来北京呢?除了对故乡的眷恋之外,随迁子女受教育问题是方涛最大的顾虑。独自在外闯荡,他最大的动力就是给孩子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然而,目前让孩子来北京念书并不是很好的选择。资料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北京常住人口达到2114.8万人。人口膨胀和资源紧缺的矛盾,使得北京“土著”的不满都聚集到了外地人口身上。而另一方面,子女无法在自己所在的大城市参加中考、高考,无法在大城市安家落户也是让外来务工人员最无奈的事。  虽然近年来,各地纷纷出台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教育相关政策,但并未真正解决异地参加中考、高考这一实质问题。近日,有媒体报道,去年我国建立全国统一的学籍信息管理制度,全国统一编码,学生“一人一号”,终身使用。而在北京,打工子弟学校因办学资质达不到要求无法给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办理学籍,而他们回家办理又面临重重困难,事关数万孩子学习前程。政策的不明朗带给进城务工人员的是疑惑和迷茫。  “好在我的两个孩子都很争气,在学校都是前几名,也因为这样,我更不敢让他们来回折腾。”方涛告诉记者,即使孩子们向往北京的师资力量和环境,即使自己想把他们留在身边,但考虑到现实的种种限制,目前看来,让孩子在老家念书是最稳妥的选择。短期内,和家人两地分居的状态很难改变。

新创竹园

郑州装修全包

房屋整体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