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白兰国的遗址在什么地方是现在的哪里

发布时间:2020-02-26 15:25:53 阅读: 来源:电动泵厂家

白兰国的遗址在什么地方?是现在的哪里

在黄河岸边曾经有这样一个地方:青年男女手拉手跳舞,国王和王后坐在中间,女王的颈上戴水晶珠链,国王的腰上有青铜佩刀,祭司用玉璧和玉琮祭祀天地,士兵在校场挥舞矛和戈操练,农人在田中种谷,牧人在山上放牧,猎人在林中狩猎,渔夫在河边打鱼,壮士在高台上抬着木筐建筑王宫,侍女在大树下摇着纺车纺纱织布,男人们用石刀砍着鹿肉,女人们用陶罐煮着食物,老人们用石磨磨面,孩子们用陶埙奏乐,石场中有许多人在打造石器,有石斧、石刀、石镐、石铲和石磨,窑场中有许多人在烧制陶器,有陶罐、陶盆、陶壶、陶瓮和陶埙,骨场中有许多人在制作骨器,有骨针、骨铲、骨钩、骨镞和骨笛,玉场中有许多人在雕琢玉器,有玉璧、玉琮、玉铲、玉凿和玉刀,铜场中有许多人在冶炼铜器,有铜矛、铜戟、铜刀、铜铃和铜镜。黄河两岸都是茂密的树林,他们居住在巴沟河的两边,东边日出之处是居住地,西边日落之处是安葬地,这些人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这样一直过一千年,然后突然遇到一场灾难,这里的一切就被毁灭了,族人也不知所踪。

这是我站在同德县巴沟乡团结村宗日文化遗址上根据出土的文物所想象到的场景,这里出土的大量石器、陶器、骨器、玉器、铜器现在都收藏在博物馆中,现在有的区域还没有发掘,我们在山头行走的时候,随意就发现了一处堆积很深的灰堆,我们随手从地上就捡起打磨过的石斧,向下挖掘的时候,里面有许多石器,我还找到一片彩陶碎片,我在想是否宗日人在遇到战乱逃往时,煮食物的少女在慌乱中打碎的?

这里处于黄河谷地中一块突出的广阔台地上,田野中的庄稼茂盛,不像是在青藏高原腹地,倒仿佛是在中原古地,因为这里的海拔也本身只有两千多米,可以想象在五千年前是一个肥美的地方。这里本来已经成为一片荒地,上世纪七十年代有一批移民到此开垦,聚集成现在的团结村,移民在种地的时候经常挖到陶罐,青海省在进行文物普查时惊讶地发现这里是一处巨大的文化遗址,跟中原文化仰韶文化的西部地方类型马家窑文化有不少共同点,不过又有许多独特之处,藏语称这里为宗日,就命名为宗日文化,宗日意为人们聚集的地方。这里曾经是一片荒地,他们却称为人们聚集的地方,我想有远古的集体记忆。此后宗日文化遗址相继在贵德到同德的黄河两岸发现五十余处,我们可以勾勒出黄河上游一个宗日人组成的大王国的疆域。宗日文化的年代大概是《史记》中所说的三皇五帝的时代,那里正好是析支的地域,析支曾经朝觐舜帝,析支又被记载为鲜支、赐支、河曲羌,都是同样的意思,大约是河源的意思,积石山就是从析支山转音来的,同时也是这段黄河的名字,所以宗日人应该就是析支人。可是这些宗日或析支人后来到何处?我发现宗日文化的区域跟后来的白兰国所在大体相同,难道白兰国是宗日文化的承继者?

宗日文化有太多的谜团待解,由于资料缺失,我们只能推断。经过年代测定,宗日文化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前,那时在中原地区正是黄帝的时代,他们应该就是古羌人析支,析支曾经拥戴舜帝,一直持续一千年,大概到大禹的时代。看着他们祭祀天地的玉璧和玉琮,我在想为什么在青藏高原的腹地,有如此发达的中原仰韶文化存在。黄帝打败炎帝,炎帝属于羌人族系的首领,析支是中原王朝在西面的属国?宗日遗址已经有房屋的柱础,可以想象到宫殿的雏形。黄帝的王后嫘祖发明纺织,在宗日遗址中有陶制的纺轮。黄帝的臣子伶伦发明音乐,在宗日遗址中有陶埙。黄帝的臣子仓颉创造文字,在宗日遗址的陶罐上有奇异的符号。宗日文化大概消失于四千年前,那时正是大禹治水的时候,大禹在积石山导河,积石山有大小之分,小积石山就是现在的积石山,大积石山则是阿尼玛卿山,宗日文化或者析支王国正在大小积石山之间的黄河大转弯中,难道从那时起宗日王国被大禹灭国?又或者是首都被毁,族人迁移到穆克滩中?

宗日人究竟属于什么人种?是黄种的古羌人还是白种的丁零人?这里在汉文古籍记载中最初是古羌人析支的地方,宗日遗址中许多文物也可以证实,可是在宗日遗址中发现了最早的西餐具:骨刀和骨叉,难道欧洲现在广泛使用的西餐具最早从这里传播过去的?在现在的黄河大转弯之处,曾经有一个古国叫白兰国,国人是羌族人和丁零人的混合,在河西走廊的丝绸之路之前这里就已经有连接东西方的古道:白兰道,也就是丝绸之路南支线,当时这里不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荒凉的景象,而是东西方文化交汇之地。据考证,有一种说法认为炎帝的羌人部落是黄种人,黄帝的部落则是西来的白种人,宗日是否有同样的融合?

宗日的彩陶非常独特,最有名的一个陶盆上面的图案是男女手拉手舞蹈的,这被认为是青藏高原独特的锅庄舞的雏形。宗日彩陶上还有许多无法破解的图案,这些图案是星图还是实物?这些符号是文字还是图腾?宗日的石器、骨器、玉器、铜器也有许多精品,其中隐藏着的宗日文化密码还有待破解。

宗日遗址或析支王国有超过千年的文化遗存,那么他们的后人到何处?我发现在这个地域有一个史书记载极少却影响很大的国家:白兰国,丝绸之路的南支线白兰道就是以它的名字命名的。白兰国曾经是丝绸之路重镇,大体上以穆克川为中心,有一条沙线一直从西域延伸到这里,大概从柴达木盆地延伸到塔拉滩,经过龙羊峡延伸到穆克滩,一直到黄沙头才结束,这在古代是道路的天然标志,所以这里又叫沙州,跟敦煌的沙州不同。白兰国是古羌人和丁零人混合的国家,前面的历史已经不可考,直到三世纪鲜卑部落吐谷浑到来,将白兰国灭亡,白兰成为吐谷浑的大本营,吐谷浑立国三百年,每次经过败仗都“退保白兰”,从那里重新振作起来,吐谷浑灭亡是因为吐蕃从背后袭击了它的大本营。这曾经繁盛的谜一样的白兰国难道是宗日人的后裔建立的?

宗日有许多谜团待解,我现在可以这样推断:宗日人在黄河上游以黄河大转弯为中心建立一个王国,国名应该不是宗日,可能就是析支,本来是羌族人的地方,后来丁零人到来,建立起一个融合两个种族的国家,首都可能就在穆克滩的莫贺,这里曾经有连接东西方的白兰道。这个国度五千年前跟炎帝的国家相接,二国经常往来,黄帝打败炎帝后他们跟新的华夏国交往,舜帝的时候曾经派使节朝贡,大禹治水的时候被灭,因为交通险远,他们在穆克川重新建立首都,中间可能经历过多个朝代,形成后来的白兰国,白兰可能只是析支人末代王朝的名字,白兰国最终被吐谷浑灭亡。这都是推断,有待更多的文物来破解这些谜团,白兰国王都的遗址可能就在穆克滩中的一个地方,希望早日揭开这个比楼兰古国还神秘的国家的面纱。

兵团教育学院学报

文化学刊

电子科技学刊

动物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