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恶梦飘绕我进不了妻子角色-【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52:32 阅读: 来源:电动泵厂家

【健康讯 2016年4月22日】健康资讯频道为您提供全面健康资讯,用药知识等健康相关资讯,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提供最优质最全面的健康资讯,为用户的健康保驾护航!

我对男人的认知比一般女孩要早,这种认知有如戴上了有色眼镜,以至很多年来,周围的生活对我来说都失去了原色。

我读初一那年刚好13岁。一次,学校组织春游,我带着爸爸妈妈为我准备的零食和水果,和同学们一起跟随班主任李老师前往省城北郊的梅岭。李老师跟我爸爸年龄差不多,但他的微笑比我爸爸更为亲切,我的学习成绩比较优异,但由于贪玩,有时候成绩也会出现波动,爸爸就用训斥的口吻问我怎么回事,我很反感爸爸的苛刻和唠叨:“爸爸,你没有李老师好,李老师对学生从来不发脾气,总是耐心地帮学生分析学习滑坡的原因,找到正确的学习方法。”

去梅岭的路上,李老师给我们讲故事,为我们削水果。我们唱着歌儿,非常开心。

梅岭的景色真是美极了,绿树、青草,还有五颜六色的鲜花。同学们尽情地玩耍,一只漂亮的小蝴蝶从我眼前飞过,我追逐着它,想把它抓住,它飞呀飞呀,飞到小潭边的小树上,飞离了同学们的视线。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去抓蝴蝶,它机灵地拍动翅翼又飞向空中,我还想去追,李老师从后面把我拽住了,说:“你追不到它的,陪老师歇会儿吧。”李老师坐在我身边,笑嘻嘻地盯着我看,突然伸出铁钳般的大手将我的嘴牢牢箍住,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脱掉了裤子。我才13岁,虽尚未褪去天真烂漫的稚气,但对男女之事有个朦胧认识,我凭本能知道他想做坏事。我吓得发抖,把双腿并得紧紧的。他没能得逞,就一手抱着我,一手在他自己的身体上活动,没多久,一股又热又腥的东西喷射到我脸上。我哭了起来。他赶忙穿好裤子,帮我擦掉脸上的脏物……我觉得他像条善于伪装的狼,以往的亲切和蔼不过是用来掩饰自己的一张皮。

这件事我不敢对人讲,一直锁在心里头,像块沉重的石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好在高中和初中不在一所学校,没有那魔鬼般的身影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才得以专心致志地学习,之后,我幸运地考上了大学。

13岁那年所经历的恶梦刻在了我的记忆深处,我不敢接近男同学,甚至把所有的男人都想得和姓李的魔鬼一样坏。跨入大学的门槛,我才逐步抛弃这种不切实际的偏见。然而,抛弃了偏见并不等于摆脱了过去的阴影。大学是个开放的世界,我们班很多女同学都谈了恋爱,她们的生活充满诗情画意,令我羡慕不已。说实在的,我像花儿一般鲜丽,身旁不乏意欲采蜜的男同学,高浩就是其中之一。我很喜欢他,一度接受了他的追求,我俩花前月下有倾诉不完的衷肠,可是,不等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我就会拒绝他的亲近和放纵。这与矜持无关,我满脑子都是13岁时的情形,可爱的高浩俨然成了那魔鬼的化身。就这样,我俩的关系渐渐冷淡,最后平静地分手。

大学毕业后,高浩去了北京,我则在生我养我的这座城市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

女孩子的青春是短暂的,见我参加工作好几年仍未处对象,父母着急了,劝我眼光别太高,以至到头来高不成低不就,耽误了大事。他们哪里知道我心头的隐痛!在父母的再三催促下,我和赵剑光相识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俩许下了一生的承诺。

确定了结婚的日子,赵剑光开始喜滋滋地布置新房。新房很宽敞也很漂亮,但我看到窗帘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涩和紧张。房间里所有的窗帘都印染着大自然的图案,山山水水、绿树红花之间,飘飞着形形色色的蝴蝶,如此的景致,恰恰是13岁那年去梅岭春游的翻版,我因此而条件反射,就好像那窗帘的后边隐藏着魔鬼的面孔。我要求把窗帘换掉,赵剑光没答应,说窗帘上大自然的风光多好啊,可以增加蜜月的浪漫情调。我依了他,因为我说不出更换窗帘的理由,也许,新婚的欢乐能将我心头的多疑和阴郁统统抹去。

新婚之夜,曲终人散,外面的风轻柔得像丈夫的绵绵细语。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丈夫的抚摸和亲吻,真的,丈夫的前戏做得很充分、很完美,我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急切地想当一名陶醉的游客,欣赏沿途的风景,然后登上美不胜收的顶峰。谁料想,就在两情交融的一刹那,那飘逝多年的画面又在我眼前闪现:压在我身上的丈夫变成了姓李的魔鬼,脸上的热汗变成了魔鬼身上喷射出来的脏东西……我万分惶恐地推开丈夫。丈夫惊诧不已,连问了我几遍“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我蜷缩在床头一角默不作声,像泥塑般坐到天明。本可以激情飞扬的新婚之夜过得毫无意义,没一点回味。

性情中人,谁不想儿女情长、肌肤相亲?接下来的日子,丈夫变着法子逗我开心,极尽温存地开导我,在他的眼里,我是个单纯的女人,过于腼腆和羞涩了。我想倾吐13岁那年经历的可怕片断以及由此而形成的沉重心结,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一旦说出来,丈夫会怎么看我?肯定会怀疑我给予他的不再是处女之身,如果这样,那这个家就没有经营下去的希望了。我需要慢慢过渡,需要逐渐调整,于是,我经常挽着丈夫的手外出散步,不时地偎依在他的肩头撒娇。许多夜晚,我想把户外的亲昵延续下来,发扬光大,然而,每每到关键时刻,就因我故态复萌而前功尽弃,弄得丈夫措手不及、狼狈不堪,只好自行解决兴头上的遗留问题。

丈夫不明白,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那么亲热,怎么一回归两人世界,特别是到了天下无数有情人两情缱绻的晚上就会变成另一番模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丈夫渐渐流露出不满,他不愿跟我说话,同床共枕成了一种毫无内容的形式,有时候,我会有意无意地触摸到他高高耸起的“标志性建筑”,他则把我的手拨到一旁,然后去卫生间。再回到床上,他的“标志性建筑”已“倾塌”。他去卫生间干什么了,我心里非常清楚。

夫妻俩如果缺少床笫之欢,感情从何而来?我爱丈夫,却迟迟不敢付诸实质性行动,长此下去,我真担心丈夫会抛弃我。

我必须尽快调整状态,否则,婚姻肯定走向破裂。如何调整?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思考。对,先把窗帘换了。结婚以来,只要一看到窗帘上的图案,我就害怕,仿佛回到了13岁,这无疑给我制造了心理障碍。那一天,我终于想清楚了,临时请假,赶回家里测量窗帘的尺寸,我想,待选的窗帘只要没有山水和蝴蝶,什么样的图案都行。这时,我听到门外有人轻轻说话,透过猫眼,我看见丈夫和一个女人的身影。那女人是住我们楼上的宋姐,我有了某种不祥的预感,而平时我与丈夫的冷战又促使我想验证它。于是,我匆匆收拾好鞋子,躲到了床底下。正如我所料,他们很快干柴烈火般地碰在一起,我看见两人的衣裤凌乱地抛到地板上,听到了他们缠绵的情话以及那张床发出来的有节奏的声音。那一刻,我羞愤难当,真想操刀砍了他们的脑袋,但我理智尚存,能比较冷静地分析问题:正是由于我的原因,才造成了今天这种局面。我不能给丈夫爱,又凭什么阻止丈夫宣泄本能的欲望呢?既然我不是个称职的妻子,我就只能软弱地选择“绥靖主义”。另外,我保持沉默还有一个原因,他们做爱时的声音非常悦耳动听,就像琴瑟合奏。我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奥妙,不过我至少明白了一点:女人在做爱时是如此的快乐和陶醉。我一方面痛恨丈夫和诅咒宋姐,一方面又忍不住偷听他们的动静。丈夫和宋姐走了以后,我沉溺在错综复杂的情绪里,难以自拔。

专家点评:本文女主人公在婚姻中出现的问题和困惑,根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少年时代的一次性创伤经历——强奸,虽然未遂,但是对她的影响是深远的;二是她根深蒂固的传统的性观念。这一点更为重要。

强奸对女性造成的心理伤害是不言而喻的,从文中女主人公的表现也可以看出这一点。它可能使一些受害女性认为性是肮脏的、丑恶的,带有这种观点的女性在婚后将严重影响她的性生活质量,甚至威胁到婚姻。

然而,我们看到女主人公虽然遭到威胁,但并没有造成实质上的伤害,为什么此事对她还是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呢?要了解这一点,就要从性文化、性观念等层面去理解了。性,不仅是两性器官的简单结合,在人类数千年来对于性的认识中,很大的谬误就是仅仅把它看作是一个生理现象。我们中国人尤其如此。其次,还有众多的和强大的社会因素时时刻刻影响着我们的性生活,其作用强度往往超过单纯的生理因素。性观念、性道德等因素在一个人从小到大的社会化进程中,由社会潜移默化地灌输到人们的脑海深处,它很不起眼,但却深深扎根于人的脑海和内心。

福柯的观点认为,“强奸不过是一种侵犯行为,从原则上看,用拳头打击某人的面部和用阴茎插入某人的阴部之间,并无任何区别”,如果不是站在女权主义的立场上,人们很难想出反驳他的理由。但是社会把用性器官侵犯他人的行为作为一种罪行来进行严惩,这反映出社会给性赋予了特殊的意义,特别是女性的贞洁赋予了特殊的意义。强奸不仅侵犯了受害人的身体,而且损害受害人的贞洁,损害了珍视这一贞洁的个人、配偶、亲属、朋友的感情。

当历史的车轮进入阶级社会后,男人成为女人的主宰,女子丧失了应有的性权利,沦为男子的玩物与附庸。为了从思想上加强对女性的控制,自秦、汉以后,就一步步地对女子制定了许多规范,特别是在性的方面加强了控制与压迫。到了宋代“理学”的兴起,其“存天理,灭人欲”的思想,使女子所受的压迫与束缚发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三从四德”,这些观念不仅深入男子也深入了女子的内心。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长大的女性,或多或少地受到其影响,也就不足为怪了。

如今社会进步了,但落后观念的彻底肃清还需要一定时日。女主人公采取的改变情境的方法,如换掉窗帘等可能有一些作用。如果她仍然不能进入妻子角色的话,建议她去寻找心理医生的专业帮助。

(以上内容仅授权家庭医生在线独家使用,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文来自家庭医生在线论坛,由网友发布,本站仅引用以提供参考,不代表本站赞同文章的观点。如您认为本文在内容和知识产权上侵害了您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020-37617988 。

河南彩漆

西宁挡轮

昆明皮轮

山西硫化氢气体报警器